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智障少女被滚落的树段砸死,谁应担责?

作者:王德慧  发布时间:2009-10-26 11:32:54


[要点提示]
一个智障少女从田间堰埂经过时,被一段砍伐后临时放置的滚落的树桩击中头部身亡。树木的实际所有人对事故的发生存有过失,应当对损害后果的发生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河南省南召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6)南召民一初字第350号(2007年4月30日)
[案情]
原告:李保路。
被告:宰广生。
被告:宰伟。
被告:王金献。
南召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李保路系单身,1990年抱养一女,该女生于1990年,先天性智力低下,生活不能自理,缺乏辨别能力。2006年4月,云阳镇唐庄村二组村民李春来的一棵位于唐庄村边堰埂上一棵杨树经协商卖给被告宰伟、王金献,价款1150元,约定由二被告用人伐树并运输。2006年4月23日二被告雇人将该树伐倒,并将该树干截为五节,一节2.6米,当天没有运走,就地放置,有的放置于树旁堰埂中间的小路上,有的堰埂斜坡下边的菜地里。2006处4月 25日下午,原告在放置树干堰埂下边附近的责任田里干活,远看到其女李妞妞走来,仍在低头干活,忽听到其女惊叫,丢下手中活计,看到斜坡下面的地沟里,其女李妞妞被前天截下的一节树干一端砸中头部,不省人事。喊来邻地干活的杨军生,李保路、杨军生两人搬开树干,欲将其抬出送往医院,途中救护车赶到,经现场诊断,李妞妞于2006年4月25日下午5时许脑挫裂伤致呼吸循环停止死亡。事故发生后原告报警,南召县公安局河东派出所经调查,认为系意外事故。后该树节由二被告运走出卖。被告宰广生系被告宰伟之父,在云阳新街西头桥东边经营一木材加工厂,系个体经营,经营者系宰广生本人。原告之女死亡后原告的直接物质损失有:1、死亡赔偿金:2870.58×20=57411.6元;2、被扶养人生活费1891.57×20=37831.4元;3、丧葬费14282÷2=7141元。
原告诉称:被告宰伟、王金献于2006年4月23日出面为被告宰广生的木材加工厂购买树木,当日经协商买下云阳镇唐庄村二组李春来唐庄村堰埂上杨树一棵,价格为1150元,商定由买方负责放(伐)树,23日上午将树放倒,并锯成若干段放置于堰埂斜坡中间的小路上。当日25日下午,原告在放置树干的堰埂下责任田里干活,十六时许,原告女儿李妞妞去地里找原告,被滚落下来的一段树干(长2.5米,围1.6米)砸中头部,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基于上述事实,被告宰伟、王金献在放树后,未将树干放置牢稳,留下事故隐患,对原告女儿的死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宰广生作为木材加工厂的老板、树木的购买人也负有责任。故请求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因女儿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赡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111743元。
被告宰广生辩称:树木不是我买的,原告女儿的死亡与我毫无关系,请求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金献、宰伟辩称:我们于2006年4月23日雇佣两名伐树工人到云阳唐庄组野地将买到的树伐倒后锯成若干段,放在安全的大堰根处,经详细检查,牢固性强,不存在树干放置于堰埂斜坡中间的小路上情形,我们认为不是伐树时将在原告之女砸死,树伐倒后,存放牢固,不存在两天后滚落砸死原告女儿情形;原告女儿智呆,原告未尽到监护职责,造成死亡,因此原告女儿死亡与我们无关,我二人均无过错,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南召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被告王金献、宰伟合伙买树并将其所购买的树木伐倒截节后,作为该堆放树木的所有人,应对其堆放的物品存有管理义务,二被告置于堰埂斜坡中间的小路上,树干存在滚落危险,对此事故的发生存在过失;原告之女天生智力残疾,不能完全辩认自己行为的后果,而接近该存有滚落危险的树木,原告李保路作为其女监护人,其女在其视线范围内,应能告知其女危险,以避免事故发生,因此对该事故发生也存在过失,应减轻树木所有人的民事责任。原告直接损失中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因死者生前依靠原告生活,实不能对原告尽扶养义务,该损失不计入损失额中。故其直接物质损失共计64552.6元,二被告赔偿原告该损失的50%,即32276.3元,精神损害慰抚金酌定10000元,以上共计42276.3元。因不能证实二被告宰伟、王金献出面为被告宰广生的木材加工厂购买树木,对原告之女的死亡没有过错,不承担民事责任。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6条、第119条、第132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第1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第11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王金献、宰伟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李保路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慰抚金共计42276.3元。
二、被告宰广生不承担民事责任。
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一)堆放树木的所有人应承担赔偿责任
这是一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人身损害赔偿的前提是要有损害赔偿事实的客观存在,同时还要有侵权行为人。这就牵涉到侵权的民事责任问题。法律上对此最基本的分类是一般侵权责任和特殊侵权责任。一般侵权责任是指行为人因过错而实施的、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和侵权责任的一般构成要件的侵权行为的民事责任。也就是说,这种侵权大都是行为人存在违法性或是有明显过错。而本案中适用的是特殊侵权责任,特殊侵权民事责任,是指当事人基于自己有关的行为、物件、事件或者其他特别原因致人损害,它并不以行为人具有主观过错为前提,其侵权行为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即一旦损害后果发生,便推定其所有人或管理人有过错,除非所有人或管理人自己举证证明自己无过错的,否则就要承担民事责任。
《民法通则》规定了特殊侵权民事责任的八种类型。其中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也规定:“下列情形,适用民法通是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由所有人或是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一)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二)堆放物品滚落、滑落或者堆放物倒塌致人损害的;(三)树木倾倒、折断或者果实坠落致人损害的。
本案中的被告宰广生、宰伟并非有伤害受害人的故意,但是他们作为树木的购买方与卖方约定由自己采伐和运输树木,且购买树木的款项已交付,也就是说,此时该树木的所有权已经转移,这时,二被告作为该堆放树木的所有人,对其堆放的物品负有管理义务,应当预见到将已采伐成小段的树干放置于小路边,存在滚落的危险,而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因此对事故的发生存有过失,应当对损害后果的发生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二)侵权人应支付一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精神损害,又称为非财产上的损害,相对于财产上损害而言,指没有直接财产内容或者不具有财产上价值的损害。包括生理、心理以及超出生理、心理范围的无形损害,如肉体痛苦、精神痛苦及丧失既有的公众信誉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本案中,原告李保路作为受害人的养父,独自一人抚养受害人16年,费尽了心力。受害人的突然死亡,给原告的肉体和心理上均造成了损害。因此应当依据法律支持原告关于精神损害的诉求。同时,该解释第十一条规定,“ 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受害人是一个有智力障碍的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完全辩认自己行为的后果,接近存有滚落危险的树木,作为其养父的原告是其法定的监护人,其女儿在原告的视线范围内,应能告知其女存在的潜在危险,以避免事故的发生。因此作为受害人监护人的原告对该事故发生也存在过失,应减轻树木所有人的民事赔偿责任。加之被告均生活在农村,依据其生活水平酌定其赔偿10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比较适当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丁 亮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 | 南阳法院网